Young school girl holding mother’s hand, close-up

大約在1年多前,一位媽媽抱著剛滿月的女娃來找我。她是個早產的小嬰兒叫妍妍,出生時因為體重過輕住過院,這次來找我是因為她非常容易吐奶,並且容易半夜哭鬧。這位媽媽給我的感覺是非常緊張和不安,她問了很多仔細的問題,對我的回答常常提出質疑,若沒有聽到滿意的答案是不會善罷甘休。她們第一次看診,就花了我將近半小時的時間。因為早產的小孩消化系統尚未成熟,所以吐奶本來就會發生。我向她解釋清楚並開了一些促進腸胃蠕動的藥後,她終於滿意的離開。之後只要妍妍有什麼狀況,不論大小她一定帶來給我看,甚至常常打電話來診間問問題。一開始我會覺得她真是太緊張了,有時小孩真的沒什麼問題她也帶過來或是打電話,用掉我很多看診時間。不過我和她接觸多次之後,我才發現實情。

她不是妍妍的媽媽。妍妍的媽媽是個毒癮患者,因為吸毒所以造成早產並在生產時過世。妍妍的爸爸目前在獄中服役,還有好幾年才會出獄。她是一位社工媽媽,自己已經有個快上大學的孩子,因為目前妍妍雙方的家屬無法照顧妍妍,她自願擔任妍妍的暫時保母,全天候照顧她,直到社工單位找到合適的領養家庭。她照顧妍妍所花的心思,比我自己照顧小孩都還來的用心。妍妍在她的懷中看病時,是非常有安全感非常快樂的。她看診時從不大哭大鬧,再加上比起同齡小孩成熟的眼神,她們每次來找我時,我都很喜歡和她們聊天逗她玩。

隨著妍妍慢慢長大,她吐奶的情形逐漸有改善,身體愈來愈健康,長得也愈來愈可愛。她們來就診的次數也逐漸減少。中間有幾次來,不是那位社工媽媽帶來的,而是妍妍的大伯和嬸嬸帶來看病。原來他們想嘗試領養妍妍,試著照顧她。我相信他們一定很用心在妍妍身上,但過不久妍妍還是由那位社工媽媽照顧。

妍妍最後一次來找我時,她其實沒有生病。社工媽媽特別把她帶來看我,因為社會局己經幫妍妍找到領養家庭,即將要到去南部了,因此想帶她來和我說聲再見。我內心一方面很高興妍妍終於有個歸宿並且誠心的祝福她能在個幸福的家庭中長大,但也同時對他們彼此即將的離別感到不捨。從這位社工媽媽的身上,我看到了世間的良善; 當她們一起出現時,我看到了親子間的美滿。我真的不忍心去想像她們相互分離時的情景。

"媽媽抱抱!"妍妍撒嬌著叫。她把妍妍抱起來,親了她一下。"媽媽愛你! 和陳叔叔說再見!"

再見了妍妍。我們常因為人生中的匱乏而苦惱,但常忘記感恩父母給的幸福。希望現在和妳牽手的人和妳的社工媽媽一樣,全心的愛著妳。因為有媽的孩子是個寶。

 

 圖片取自http://www.thetimes.co.u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陳柏宏醫師的健康園地

陳柏宏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